嘿嘿连载官网版app下载

   听到这话,陈欢好震惊的看向了一旁的陈子韵,“妈,她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

   陈子韵不禁后退了一步,这才自作镇定的站稳了脚:“小欢,怎么能信这个女人说的话啊!我可是的妈妈啊!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!再说了,我比谁都要清楚,有多喜欢秦御凯!”

   “王子清,这个家伙!我们好心聘用了,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!?”

   陈欢好似乎也是相信了陈子韵的话,推着王子清就往外走去:“滚吧,做了对不起我们的事情,现在还想诬陷给我的妈妈,被开除了。”

   王子清被推到了门口,随后双手紧紧的抓住了门上:“等等!大小姐,如果不相信我的话,我有证据!我真的有证据!”

   陈子韵听到这话,更是紧张到不行,连忙关上门,“有什么证据,就是想要陷害我!赶紧滚出去!”

   她迅速将门关上,关上的门紧紧的夹住了王子清抓在门缝上的手。

   尽管手都被夹住了,但是王子清依旧没有选择放手。

   她咬咬牙,“怎么?夫人这是心虚了吗?不敢让我拿出证据?”

   陈欢好抓住了陈子韵的手臂:“妈,既然她都能说出这样的话,我倒是很好奇,看看她能拿出什么样的证据来诬陷。”

   陈子韵当场愣住,虽然她也不知道王子清会拿出什么样的证据,也不知道她说是真的还是假的。

   但是,她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 雨季清纯美女小树林清新色彩甜美可爱

   陈欢好将门给拉开,王子清这才颤抖着将被门缝夹着的手拿来下来。

   “说的证据,是什么?”

   王子清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,熟练的点开了录音播放键。

   很快,手机里就传出了两个女人的对话声。

   能够清楚的听到的是,里面两个女人的声音,正是王子清和陈子韵的声音。

   “小欢,既然无福消受,那就只有我上了。肥水不流外人田,若是错过这一次的机会,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!”

   “夫人,在做什么!这可是大小姐喜欢的男人!”

   “我告诉,少管闲事!”

   ……

   声音断断续续,但是,却足够让人听清楚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。

   陈子韵惊恐的瞪大了双眼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她浑身都在发抖,双掌都紧紧的握在了一起。

   这怎么可能!王子清怎么会提前录音?她怎么会做到这个地步?

   陈欢好攥紧了手心里的手机,转身看向了身后的陈子韵,将手机举起到了她的面前:“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好一个肥水不流外人田,我倒不知道,连女儿的男人都想要?”

   陈子韵紧张的抓住了她的手:“小欢,不,不是这样的。听我说,其实我只是想把秦御凯先安顿下来。然后,然后再把送到房间里去,我没有别的想法。我就是不想错过这一次的机会,毕竟和秦御凯在一起的机会难得……”

   陈欢好又不是一个傻子,怎么会听不出来她是在骗人。

   她一把推开了面前的女人:“够了!机会不机会的,那是我的事情。但是做的,却不是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。”

   她冷漠的转过身,“王妈,把她赶出去,以后,我都不想再看见她了。”

   王子清立即利索的点头,随后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陈子韵的手臂,拖着她往外走去:“好的,大小姐。”

   她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光芒,她终于是将陈子韵这个祸害赶离了小欢的身边。

   陈子韵不断的挣扎,发出了悲戚的哭喊声:“不要!不要!小欢,我可是的母亲啊!我们努力了这么久,终于拿回了属于我们的财产!怎么能现在就赶我走!我怀胎十月,辛辛苦苦的生下了啊!”

   “小欢,怎么能对给了生命的母亲这么心狠啊!”

   陈欢好转过身,眼里尽是冷意:“妈,是做的事情让人心寒。所以,也怪不了我,以后,就自生自灭吧。”

   王子清一把将陈子韵推出了房门。

   陈子韵就这样跌坐在了地上,显得十分的狼狈。

   她怨恨的看着面前的陈欢好,眼里的不悦显而易见,她先是抹掉了脸上的眼泪,这才缓缓的站了起来。

   “陈欢好,别忘了,现在拿着的这些财产,可都是陈家的财产!要赶我走,好,没关系,那先把属于陈家的财产还给我!”

   说完,陈子韵就朝着面前的陈欢好伸出了一只手。

   陈欢好先是一顿,脸上除了惊讶之外,更多的都是看不起的神色。

   “妈,说现在我身上的财产都是陈家的财产。难道忘了吗?我也是陈家的血脉。所以,现在陈家落在我的手里,不也应该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吗?”

   听到这话,陈子韵不禁攥紧了拳头,本能的喊出了声:“不,才不是,根本就是顾……”

   话没说完,她就及时的闭住了嘴巴,不再继续说下去了。

   陈欢好也不在意她嘴里说的话,“王妈,将门关上吧。”

   王子清立即点头,这才拉起了大门,试图关上。

   陈子韵冲着上前:“陈欢好,不能这样做!我好不容易从精神病院出来了!我好不容易过上好的生活了,不能独自一人享受!”

   陈欢好的眼里露出的更是的都是冷漠,眼底不禁流露出少许的怀念。

   “妈,虽然顾蔓蔓不是我的亲生母亲,但是,她真的比优秀太多太多。也比更加称职,更像一个合格的母亲。”

   留下这句话,大门才真正的被关闭上了。

   只留下陈子韵独自一人站在门口,双手不断的捶打在了门上。

   “混蛋!说什么顾蔓蔓好呢!如果不是顾蔓蔓的话,我会成为如今这幅模样吗?我恐怕,早就已经成为黎家的夫人了!过着人上人的幸福生活了!”

   突然之间,门瞬间打开,一盆冷水从头到尾的浇了下来,将面前的陈子韵全身上下都给打湿了。

   “谁啊!”

   陈子韵擦拭着脸上的冷水,怒吼。

   王子清收起手里的盆子,站得笔直:“我,怎么的?还想打我不成?陈子韵,好久不见啊!”